雨天与骑行

醒来时,列车已渡过琼州海峡,正在港口拼接,这里离海口站并不远,没过多久列车就缓缓进站了。

空中飘着微微细雨,潮湿中夹杂着一丝寒意,这和我想象中的海南多少有些出入。天刚蒙蒙亮,经历了一晚上硬卧上铺的折磨,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车站,终有如释重负之感。我用手机定位发了条“海南好冷”的说说,便开始查询去驿站的路线。由于时候尚早,公交车大多还没有运行,只好叫了辆出租,顺便订了家离驿站不远的钟点房。一路上,我俩似乎没有太多交谈,只是看着窗外。氤氲的雾气使建筑裹上了层厚厚的面纱,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,像是在梦境之中。

说是酒店,倒不如叫做家庭旅馆,环境和设施确实朴素了点,不过老板娘倒是十分热情,许是店里客人不多的缘故。打开房门,甩下行李,我们就扑向了床。睡个踏实的觉是不太可能的,毕竟今天还是有些行程的,姑且舒缓下劳累,给自己充点电。

再次醒来已经九点多了,我们快速换好骑行的装束,到楼下KFC吃了顿丰盛的早餐,便打车去了驿站。驿站在美兰的一个小岛上,周围是别墅区。经营驿站的店员看起来都是比我们大不多的年轻人,交流起来十分轻松自然。柜台前有两块小黑板,上面写着来这里骑行队伍的校名,其中还有诸如“关山口男子职业技术学院”的戏称。看了一圈,意料之中地没有找到自己学校的名字。

等店员把车调试好后,我们就把行李腾挪到了驮包,准备出发。雨比来时大了一些,打在头上不再是那般轻盈的感觉。我们回到驿站中等待了一段时间,见这雨并无要停的意思,便也不得不跨上单车,向东南进发。

正值中午时分,在还没有出城的地方我们找了家餐馆,坐下吃点热饭。店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,老板似乎并不欢迎我们的到来,说起话来显得十分不耐烦。不过我们的心思都在窗外的雨以及门口没锁的单车,无心顾及旁的。

只一餐饭的工夫,这雨就变了一副面孔。若刚刚是梨花带雨,那现在便是涕泗滂沱了。“要不,我们在海口住上一晚,明天看看情况再出发?”我对之后的雨势和道路并不是很有把握。“今天还是赶点路吧,这雨说不好要下到什么时候。”

走就走吧,倒不是因为行程,只是难得雨中的骑行也许别有一番趣味呢?

说来也巧,我俩上次骑行是在高三,同样是个雨天。白天虽天色阴沉,但雨时断时续,还不是很大,戴着帽子甚至不太容易察觉到。傍晚归家时,便是这般瓢泼大雨。那时又累又饿,就在路边的味多美买了个面包,然后一边飞速地踩着踏板,一边啃着面包充饥,到家时自然已是落汤鸡了。

转入S201省道,开始的这段路两旁有浓密的树荫,大部分雨丝无法穿透,只是偶尔会被树叶上积蓄已久的雨滴砸中。渐渐地,视野变得开阔起来,眼前出现了村庄和水田,视线所及之处是遍野的绿色,不时还能看到田中耕作的水牛和农户院落里养的小鸡。我一向不喜北方冬天那般光秃秃的景致,狂风劲枝拉扯着最后一分倔强。而冬天在这里似乎没有留下痕迹,一切还都是生机盎然样子。

眼前的景色固然美,脚下的路却不那么好走了。也许是施工没有结束的原因,这段路不太平整,部分甚至还没有铺设。于是,雨水混杂着泥土,依靠车轮的转动,向面部和后背飞速袭来。不一会,浑身上下都布满了泥点,无一幸免之处,俨然成了个“泥人”。我和主席停下来看着彼此,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。既然已经如此,便也不用再小心翼翼地顾及形象,任它来吧!

过了这段路后,雨小一些了,我们加快了些脚步,赶在日落之前完成今天的行程。80km的路程不算长,但很久没有运动,上坡也比想象中多了很多,中后期不再有轻松之感,不得不时而停下歇歇脚,顺便拍些照片。不知是不是因为下雨的原因,本以为假期骑行的人应该很多,路上却几乎没有遇到骑友。

看到写有“文昌”的牌子时,我们长吁一口气,知道目的地就在不远的前方,便也不再着急了。这里是文昌的老市区,建筑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。最有意思的要数文南老街,在骑行途中不经意地一拐,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。南洋风格的骑楼配上古朴的青石板路,两边是些当地人开的店铺,规模不大却也独居味道。和其他的一些老街不同,这里难能可贵地没有掺杂着吸引游客的噱头。我有点意犹未尽,打算着明天白天再来一次。

由于天色已晚,我们没有选择骑到东郊椰林,只在市中心找了家酒店入住。酒店的工作人员十分善解人意,允许我们把车停在大堂 的角落。办理完入住手续后,我们到房间换下衣服,洗了个澡,出门找了家川菜馆大快朵颐。酒足饭饱,半天多的疲惫似已完全消除,现在我大概明白吃辣为什么和湿冷的气候有关了。

Follow me

Ray

The unlived life is not worth examing.
Follow me

Latest posts by Ray (see all)

关闭菜单